主页 > H慧生活 >为肯德基打下江山、中国麦当劳最怕的台湾人,退休首件事:拍电影 >

为肯德基打下江山、中国麦当劳最怕的台湾人,退休首件事:拍电影

发布时间:2020-06-15  编辑:



为肯德基打下江山、中国麦当劳最怕的台湾人,退休首件事:拍电影

他被中国媒体誉为「餐饮圈的孙悟空」,是「唯一让麦当劳吃败仗的人」。在 2015 年他于百胜集团退休之前,中国肯德基在他麾下,成为全中国最大连锁餐饮品牌,门市家数多对手麦当劳 1 倍。

他是苏敬轼,百胜餐饮集团前董事会副主席、中国首席执行长,速食连锁餐饮圈的传奇人物。

但他退休后做的第一件事,竟是回到台湾拍电影。第一次拍片,就是挑战台湾电影圈少有的政治题材,试图推理 15 年前的 319 枪击案。这部《幻术》,从电影剧本、筹资、找团队,都由他一手包办。

「做餐饮跟拍电影,对我来讲是一致的,」苏敬轼解释,消费者喜欢新东西、新刺激,「只是去模仿或者沿用套路,我的兴趣不高,我比较喜欢做些不一样的事。」透过这部电影,他想提出对枪击案的另一种解释,让大家重新动脑。

他在片中,透过爬梳刑事局调查报告与相关媒体素材,直指该案另有幕后黑手,登场人物包括前总统李登辉、亲民党党主席宋楚瑜、前总统陈水扁等人,全以真实姓名呈现。上映前,前总统李登辉办公室主任王燕军就称,若电影宣传稿中指名李前总统,绝对提告。

这种敏感性,使该片在筹拍阶段,连找演员都相当困难。多位演员事前答应演出,事后又反悔。「全都是苏敬轼出面协调,最后他在合约上担保,若出了问题,由他一人承担,才成功说服。」该片导演符昌锋说,过去出品方多是出钱而已,「很少人会像他这样亲力亲为。」

胆大、敢挑战,对与苏敬轼共事过的人来说,并不陌生。

敢挑战高层
早餐卖粥、油条,贴近当地

「他是一个善于挑战传统的人。」通用磨坊公司首席财务官穆里根(Don Mulligan)曾在受访时如此形容。90 年代,穆里根在百事香港财务团队任职时,苏敬轼还是集团低位阶的经理人。他印象深刻的是某次苏敬轼直接去电母公司百事(注:百胜集团前身)会计部门,质疑母公司对中国的风险评估,会限制集团在中国市场的扩张能力。

对外商集团而言,高度标準化是最高指导原则。曾任肯德基台湾区总经理、现任天柏岚中国区总经理的吴美君说,外商集团大至发展战略,小至菜单细节,都要完全掌控,「但 Sam(苏敬轼英文名)却能放手让大家做一些改变,因为他顶得住来自总公司的压力。」

吴美君曾经亲眼看过苏敬轼挑战总公司的场景。

那是一次美国总部开会现场,来自全球公司的高阶主管齐聚一堂,苏敬轼提出想在亚洲开卖早餐的具体规画,但被美国主管质疑「全世界做早餐没人成功」,结果他高声回呛,并以保证自负后果说服主管。开卖后,早餐粥品成为中国肯德基卖得最好的产品之一。

《哈佛商业评论》曾专文分析肯德基在中国的成功,是因为採用「激进战略」,即一反肯德基在美国拓展业务的基本逻辑:餐点项目精简、价格低廉、着重外卖,而是在地化,因应在地消费习惯改变与增加菜色。例如,肯德基卖早餐,以华人熟悉的粥品、油条为主,不模仿麦当劳卖西式早餐。

苏敬轼的思路是:早餐是中国人三餐中吃得「最保守」的一餐,「中国人有中国胃,若学麦当劳卖满福堡,没有特色,我们走一条当时大家认为的『异路』,这是有机会的,只是过去没人做过而已!」他在 1998 年正式接手中国业务时,肯德基在全中国仅 4 家门市,此后的 17 年间,增加到 4,800 多家;不只早餐卖粥,还卖烤肉串、烧饼。

敢给资源
收权中央,为扩张不省预算

但,能坐稳外商集团高位,面对竞争对手麦当劳来势汹汹,并非只靠胆识。

「他的谈判协调能力、团队,还有陈述愿景的能力,替肯德基在中国打下基础。」中国百胜餐厅优化部前副总裁张朝阳回忆,中国肯德基在苏敬轼正式接手前,其实是各省、各城市分公司「各自为政」的状态,从原料採购、经营管理制度都是分公司自己说了算。苏敬轼接掌中国业务做的第一件事,是从「地方诸侯」收权中央,「这是高难度的工程,但他就是有办法做到。」

「其实没有这幺难,」谈起这一段,苏敬轼解释了他当时的策略:帮对方解决问题。

当时肯德基计画将全中国分拆成 16 个市场,增加门市家数,但店数一多,各分店经常要担心与其他分店抢鸡肉货源,因此苏敬轼说服各分店,由中央统一协调整个供应链。「我不是把权力收回,而是把责任收回,」他说,「这部分做好,7 成的事情都解决了!」

苏敬轼还有一个原则:想得大,才能做得大。

某一回,开发部向他报告当年业绩开了百家门市,创下历史纪录,隔年目标同样是 100 家。没想到他立刻追问:「这样就满意了吗?为何目标不是 1 年开 500 家?」

张朝阳回忆当下,开发部门人员脸色铁青,觉得不可思议,反问:「怎幺可能?这样 1 年要有多少开发专员、主管⋯⋯。」结果苏敬轼回应:「对!就是这样!你不要想预算困难,你重新规画,需要任何资源跟我说。」

结果,肯德基在苏敬轼接手后,确实以每年 300、500 家速度扩张。「他追求的是跃进式成长,」张朝阳说。

苏敬轼喜欢在会议中说《西游记》的故事。百胜旗下的品牌如肯德基、必胜客是唐僧,而他是大师兄孙悟空,其他同事分别是取经团队里的成员,要让品牌完成取经任务。

他的用意是,让团队齐心为同一目标努力。

「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自创一番事业,像唐僧那样天赋真命;但难道我们不能成佛,就只能成为蝼蚁?」苏敬轼认为,有机会遇上肯德基这个大品牌想进军中国,就如唐僧想取经,却手无缚鸡之力,得靠众人协助。「今天有人做孙悟空,明天换我做猪八戒,大家轮番上阵,把它(指品牌)送到西天。」

孙悟空最大的能耐是能够 72 变,还有筋斗云能飞天遁地,但变法能力再大,也敌不过中国整个大环境的条件骤变。

退休回台,当电影金主
议题敏感票房差,无损热情

2012 年,中国肯德基因「速成鸡」(指施打生长激素的鸡只)而惹上食安争议,那是苏敬轼第一次以首席执行长的身分现身企业形象广告中,向中国消费者担保食材的安全,然而连续 2 季财报都显示营收下滑,有外媒解读,此为百胜在中国换帅主因。

谈起这一段,他颇为坦然:「要打造一个了不起的品牌,肯定是要有挫折的⋯⋯,有时候不是我们有问题,但我也觉得没关係。」他补充,中国改革开放后才渐渐与国际标準接轨,当年肯德基就在中国带头下,订了很多新的行业标準、规範。

如今,餐饮圈的孙悟空回到台湾拍电影,一拍就是选电影圈没人拍过的类型,他能再次成为「台湾影坛的孙悟空」?

「我没那幺自大,觉得可以改变什幺,」他说,只是身为台湾人,想提供台湾观众一些新思考。不过,电影自 5 月 3 日上映后,票房成绩不理想,他恐怕得认赔不少钱。一次的挫败并没浇熄他的电影梦,「或许未来要做娱乐性更多、穿插爱情的电影,但,这又有点不像我的风格了⋯⋯,」他说。

在电影中,苏敬轼给了主角之一的李登辉相当重的戏份,甚至暗喻枪击案与他有关,但现实中,他却对李登辉有极高评价:「他是一个能够在困难环境中坚持理念,做出很多人想说不敢说、想做不敢做的人。我未必认同他做的事,但我能理解。」

这似乎也与他理念相近,「要敢于去做你认为对的事情,并不是所有人都敢的。」他说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