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H慧生活 >《心灵时钟》:活下来的勇气 >

《心灵时钟》:活下来的勇气

发布时间:2020-06-10  编辑:



《候鸟来的季节》(2012)导演蔡银娟新作《心灵时钟》,又是一部台片杰作,前者徘迴于都会溼地与农乡景致,新作游移于海洋意象,同样的自然主题,同样的家庭伦理亲情戏,整体成绩皆属可观,前者兄弟在云林老家扭打的对手戏,新作女儿和妈妈之间複杂压抑的情绪爆发,都是张力饱满的经典场景。

《心灵时钟》:活下来的勇气

《心灵时钟》里女儿在餐厅与妈妈对峙,让人想起《生命》(2004)所纪录因震灾失去家人的自我疗伤与天地不仁,情感伏流滚滚于日常拟真纪实间,呈现亲人遽逝后高压情绪的累积与释放,观看此片彷彿站在十年前纪录片票房热潮的新世纪台片起飞原点,浸润于充沛的在地人情与戏剧能量里。

新世纪台片复甦有个更早的源头,是在《心灵时钟》客串演出的小野所代表的1980年代新浪潮电影,饰演女主角的新加坡影星范文芳受访表示非常喜欢台湾电影,「有种淡淡哀愁」,正是新电影运动人文内涵的流露,却常常清新动人有余、戏剧张力不足,这在《心灵时钟》的特定故事格局里得到相当程度的补强,颇具类型风格的渲染特质。

《候鸟来的季节》和《心灵时钟》都安排了一位「外配」,皆由当地国影星演出,分别是来自越南的海伦青桃和新加坡籍的范文芳,外籍的背景强化了人际关係在异地的某种疏离(其实每个人、每个家庭都是彼此的异地),范饰演的妈妈和来访的妹妹谈心,忆及儿时父亲外遇、姊妹姓氏不同被嘲笑,对照夫家的强势举止,以及偶尔乍现的悬疑和惊悚,平添其曲折身世的况味。

《心灵时钟》让我想起另一位优秀的女导演郑芬芬的作品《沉睡的青春》(2007),原来同样讲的是倖存者,故事源于一则几个男孩一起戏水发生意外的社会新闻,郑导思索那唯一活下来的男孩的心情:「他一定是最痛苦的,因为他还必须带着这个记忆活下去。」

《沉睡的青春》男主角目睹好友骤逝,分裂出好友的人格,在好友死后为他继续爱着女主角,创造「下辈子也爱妳」的爱情传奇,经过强制转化的爱情爱得更专注、更深情(丧子的妈妈说这是一场「荒谬而残忍的戏」);而《心灵时钟》里的家庭成员,不也都分裂出了亡者的一部分,为他继续感受未亡的天地,虽然必须带着痛苦的记忆活下去,转化之后是更深情的家庭传奇。

《心灵时钟》:活下来的勇气

《沉睡的青春》片尾男主角从瀑布旁大石上一跃而下,原地重演好友的悲剧一幕,未竟的结局剧力万钧,《心灵时钟》结尾同样回到悲痛的原点,深刻的重量、不捨的情愫相继掩来,替近十年来不断演化转进的台湾电影,踏出另一个前进的印记,一种努力活下来的勇气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