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U艺生活 >从《东京白日梦女》看自己:做白日梦不可耻,「挥霍时间」和「不 >

从《东京白日梦女》看自己:做白日梦不可耻,「挥霍时间」和「不

发布时间:2020-06-17  编辑:



从《东京白日梦女》看自己:做白日梦不可耻,「挥霍时间」和「不

人生三大错觉:手机振动、他 喜欢我、I can 翻 !

本剧第一集就能遇到两个,后面两个。

恋爱、工作皆失意的  30 代单身女编剧镰田伦子(吉高由里子 饰)和俩闺蜜天天女生聚会,八卦嫁给丑男的同学,嘲笑积极相亲的朋友。等到她们都结婚生子才开始怀疑自己如此优秀为何还是单身狗。

八年前被自己拒绝的土气男今朝一甩颓态,跳上枝头成了电视台製片人还请自己吃饭,说有重要的事情讲。这是告白的节奏吗?和闺蜜提前庆祝了一宿,嘴上说不在乎,第二天还是精心打扮前往赴约,席上盈光流转谈笑风生,离开饭店,昔日土气男似乎终于準「 谈重要的事情」 了,心口小鹿乱撞听到的却是别人的名字 ——「我喜欢 XXXX(不是你!),请支持我。」 晴天霹雳!但只能笑脸相迎并表示坚决支持。

从《东京白日梦女》看自己:做白日梦不可耻,「挥霍时间」和「不

晚上和闺蜜再度女生聚会喝的稍多,惹到邻桌金毛年下高帅人生导师男,曰:「 明明不是女生还女生聚会,都还没有对象就要说和好男人结婚,全是没有任何根据的白日梦,还真能聊得那幺开心啊。

说什幺「 如果当初接受了他的表白,假如能一直交往下去,如果变漂亮了,如果真喜欢上他了,拿出干劲的话 ,虽然不关我事怎样都无所谓,你们就这样一辈子,一起拿着白日梦当下酒菜,喝个痛快吧。」一碗毒鸡汤把伦子三人踢出梦境。

再见,白日梦女们。 

从《东京白日梦女》看自己:做白日梦不可耻,「挥霍时间」和「不

从《东京白日梦女》看自己:做白日梦不可耻,「挥霍时间」和「不

从《东京白日梦女》看自己:做白日梦不可耻,「挥霍时间」和「不

这就是第一集第一段「 他 喜欢 我」的错觉,紧接着就是 “I can 翻 ”的故事。

三人试图翻盘,希望通过联谊证明自己还是有男人喜欢的。当然, “I can 翻 ”也是个错觉,于是在伦子跌倒后遇到冷漠男主第二轮毒鸡汤。

其实白日梦也没什幺不好,不先有点美好的构想怎幺能成功,至少我们要勇于做梦不是吗?想想远古时候两个猎人,一个说「 我一定不会打到兔子」 ,一个说「我一定能打到兔子」。哪个猎人更容易成功?当然是后者。所以老祖宗决定我们是天生的白日梦想家。

但只做梦就不好了呢。我们的头脑其实很容易被欺骗的, 一旦开始做梦,完整的做梦,大脑就会觉得事情已经完成了,动力也就失去了。 后面同样的梦想就不算是梦想了,而是虚假的回忆,你永远不会实现回忆不是吗?

至于孩子,我们都希望自己还是个孩子。不同的是,女性会说自己是女孩子,希望其他人能像对待孩子那样照顾自己;男性只是嘴上不承认而已,但有多少女性都发现自己在和大男孩交往?

去年年底北大心理学硕士武志红引出的巨婴理论特别受关注。婴儿处于人类幼年期,有很多可怕的心理,如全能自恋、非黑即白、你我一体、把想像等于现实等等。如果生理上长大了,心理还保留婴儿的特徵,就叫做巨婴。我们多多少少心里都还是那个小婴儿。这样想想太可怕了 ……

摆脱巨婴的方法之一就是把脑中的蓝图快速的变成现实。我们无法开始可能是怕出事、怕失败,不敢从长凳上离开走上击球区。

从《东京白日梦女》看自己:做白日梦不可耻,「挥霍时间」和「不

旁观者多好啊,不用担风险、不用面对失败。但回过来想想失败貌似也没什幺,损失也不是没遇见过,遇见了又怎样,我又不是一个人。再说,多试试吸取教训总会成功的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